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一章 鲜血浸染的怨怒

 鲜血浸染的怨怒

被带着进行时空穿越的感觉不算舒服,但是落地之后扑鼻而来的血腥味才着实把她们吓了一跳。

小绿虫悄悄地从安定的袖子里探出头,不出她所料,地上大部分都是干涸了的褐红色血迹。

而一群着装各异的男子们都低着头,前面的上座则坐着一个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女子。

见到他们回来后,她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呵,废物就是废物。”她戴着玉镯的纤纤素手轻托着腮,冷眼将他们瞧着,目光中满满的轻蔑。她伸出手抓住了红眸少年的手,突然用力。

“呃啊——”少年的痛呼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地上又添了新的血迹,还掉落了两根葱管般的殷红指甲。

小绿虫感到她藏身的袖子剧烈地颤抖了一刻,然后又猛地停住。这印证了她的猜想,能让他们敢怒不敢言的只有——

这应该就是让他们欲言又止的那个“她”了,竟然对手下的人这么无情。她敢拿自己的修为发誓,要不是正处在对方的地盘上,她一定会现在就窜上去咬死她!

“都散了吧,我乏了。”这时,她听见那个女子这么说,随后男子们都微微欠身,退了出去。

就在披着浅葱色羽织的少年转身那一刻,他的衣袖正好擦过一位有着水蓝色短发,身着军装的金眸青年。小绿虫悄悄探出自己的小脑袋,无意间看到了那双金眸中的痛楚和对方满身的伤痕。

这个状况更是加深了她的疑虑。

让他们这个状态去对付那样危险的敌人,这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跟随着他们回到了房内,她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如果作为一只虫子的她能看出眉毛的话,和他们刚踏入这个地方时的感觉一样,这屋里也弥漫着血腥味。

然后她听见了有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还好今天的任务结束了……我要歇会……嘶——”

“清光你还好吧?”

“哪里好了……她……”

听到这里,小绿虫终于按耐不住,一口咬住百合花的花瓣把她从安定的袖子里一起带了出来,滚落在桌上。

“安定,那百合花……不是刚才遇见的女孩头上戴的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好像是她不小心落下了,我想下次去再还给她……”

“你怎么知道下次还能见到她?而且……我们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现在的主人一点都不关心我们的死活,只会强迫我们去把稀有的刀剑带回来供她跟别人炫耀……”

“兼桑请小声一点,让那个人听见我们就真的惨了……”

“而且我们的使命是维护历史,如果因为这个举动改变了历史,那个人更会迁怒于我们了……”

过于激动的几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争论声越来越大,但是外头却没有任何人被他们的争论声吸引过来。

小绿虫的触角正微微地发着光,藏在百合花的花瓣里悄悄叹了口气。

直到短发少年出声提醒,“各位,声音太大了,当心真的被她发现了!”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三人这才发现不对劲,瞬间安静了下来。

随后便听见了一个尖细稚嫩的声音:“或许我有办法帮你们哦。”

四把刀惊得跳了起来,警惕地四下张望,却没发现花瓣下一只小绿虫缓缓地爬了上来。小绿虫直起身子对着不停张望的四把刀喊道,“是我,是我啦!”

他们这才发现声音的来源,重新坐下,低下头打量着她。

通体淡绿色的小虫,头顶两只小触角轻轻晃动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煞是灵气可爱。

她高高地竖起上半身,从容地环视了一圈这四个因为好奇而朝她凑近的少年。突地,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个有着长发的青年脸上。

虽说只是短暂的初见,她却认出了这就是刚才被她从枪刃下救下的那个男子。她略惊讶地观察着这位男子,依照她对他的认知和感觉,那双碧蓝色眸子本该是凌厉且神采飞扬的,而不是现在她所看到的这般,如同被灰蒙蒙的雾遮盖了一般,透露着迷茫。

在她的地方,眼睛被誉为是心灵的窗户,如此漂亮又有活力的一双眼睛如今完全失去了光彩,他的恐惧和无助可想而知。

这么想着,她不由得对刚才那位对他们恶言相向的女人又多了几分愤慨。

“你是虫妖吗?你刚才说你能帮我们?”正出神的她被一个男声拉回了思绪,循声望去,她对上了一双雨后晴空般湛蓝的眸子。

听出少年的声音里满满的难以置信,她挺挺自己的小身板,清了清嗓子,“我可不是虫妖哦,我比妖还要厉害呢。我说帮你们就一定有办法帮你们的。不过……”她顿了顿,仿佛故意吊他们胃口一般,却发觉四人凑得更近了,让她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这可是她第一次被男生这么近距离地围观哎!还好现在只是只虫子,努力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她继续开口,“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都必须把关于你们的情况和遭遇都告诉我。”她想了想,加上了最后这句话,“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

看他们的样子怕是已经饱受伤害和虐待了,不会轻易相信他人也是正常的。况且以她现在的形态,在他们眼里她就只是条虫子,按照常理,几个人会相信一条虫子的话?

可她不知道是,这个地方的所有人也都不是寻常的人。他们虽然长着人类的样子,却连真正的人类都不是。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虽然感觉出了他们自身并非人类的气息,但是她在这个国度的时间也不长久,对于这里的事情都不是很了解。虽然也曾和一些妖物打过交道,但并未认识过像他们这样的。

不出她所料,收到的回应是四人苦涩且有些不太相信的笑容。四个人对视良久,期间不知交换了多少个眼神,最后出乎她的意料,那个短发少年首先出声回答了她。
“其实原本不属于这个本丸的东西应该是无法进来的,可是你进来了。刚才我们的谈话也被你听到了,如果她也听见了,或者你去向她告密了,不止是我们,你也会葬身她的手中。”他微微眯起了碧蓝的大眼睛,眼里带着一丝威胁。

他刚刚的话意味很明显,【你已经闯进了风暴的中心,要么跟我们合作,要么就同归于尽吧。】

一旁的蓝眸少年也心领神会地抓住了落在桌上的百合花,似是知道这花对她有多重要。

自知被这两个少年摆了一道,小绿虫装作苦恼地揉揉脸(虫子的腿实在太短她挠不到头顶),她装腔作势地继续刚才的话,“果然是不肯信任我呢。也难怪,我看你们的样子就是被她虐待了,不信任别人才是正常的。那我这就去跟她大闹一场好了,看她厉害还是我厉害。”话音未落,她唰地就窜了出去,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已经蹿到了门边,落在门框上,张嘴就准备咬破拉门钻出去。

“等等!”身后立马传来了四人的惊呼声。

从刚刚她这闪电般的行动,他们对她的本事也多了几分见识。

他们决定姑且相信她。

所以她被叫住了。

身子一轻,她被一双手捧回了桌上。四人也重新围坐在桌边,审视着她。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们?”长发青年一坐下便迫不及待地问她。

“先告诉我你们刚才叫住我是什么意思,”小绿虫眼带揶揄,“凭我绝对能搞定她的。”

“但是她的背后有人,他们会来找麻烦的。”

“那就一起干掉吧。”小绿虫阴仄仄地笑言。

“但是那样的话我们也会被时之政府处理掉的。”

“那你们要我怎么办啊?只要可以的话我总有办法帮助你们的。我只重复这一次,你们要是想摆脱她的控制和折磨,就必须把有关你们和她们的一切都告诉我!”

静默良久,红眸少年似是下定了决心,将他们的身份和过去向她娓娓道来。

“我们是刀剑的付丧神,也就是寄托了思念的刀剑的化身。我是打刀——加州清光,我身边这位蓝衣的也是打刀,大和守安定,我们俩都曾是新选组冲田总司的爱刀。那边的两位,长发的是打刀和泉守兼定,短发的是胁差堀川国广,他们俩都曾是新选组土方岁三先生的爱刀。”

“我们这里叫做本丸,是我们的……咳,我们住的地方。但是也是因为这个本丸我们才能存在。”清光纠结了一下措辞,这样没有一个爱他们的主人的地方,能叫家吗?

推测他这应该是第一次将这些事同外人倾诉,小绿虫悄悄地和百合花对视一眼后,选择沉默地听他的诉说。

“有一群被称为‘时间溯行军’的家伙出现在了几百年前的过去妄图改变历史,所以时之政府召集了拥有灵力的审神者,让他们将我们从刀剑中召唤出来,一起对抗时间溯行军。我们的主人,也是其中之一。

“主人确实也拥有强大的灵力,但是她对我们这些入手比较容易的刀剑从来不会好好珍惜,虽然她没有让我们碎在战场上,但是我们被她这么对待,还不如……”他终于说不下去,低垂着头,红眸中一片痛楚。

安定轻轻拍着清光的后背抚慰他,然后接过了他的话头。“你既然藏在我的袖子里,刚才应该见过其他人了吧。刚刚与我擦身而过的那位有着水蓝色头发的男子,名为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所打造的唯一的太刀,也是粟田口兄弟中的长兄,有好多个弟弟。

“一期他自己算是比较稀有的刀,可是他的弟弟们,像药研,五虎退那样的,入手太容易,那个人从来都不好好珍惜他们。我们也一样,从没被她好好珍惜过。”

    莫名地想对小绿虫爆发出被积压了许久的委屈,安定抬起手,将袖子撩起递到她面前。少年白皙的臂上交错遍布着深浅不一的新旧伤痕,虽然已经预想到这一点,小绿虫还是被狠狠地吓了一跳。那些伤有的已经结痂,有的却还渗着血,当真触目惊心。

小绿虫表面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态,眼里却已是汹涛暗涌。在交谈的过程中,她有稍微注意到安定的嗓音一直都处于嘶哑的状态,和她以往曾经见过的大和守安定们的脆亮嗓音完全不一样。

但是眼下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更深入了解。

等到他们都沉默下来后,她再次开口询问,“你们说的她有背景是指?”

“她总跟我们说她来自于一个强大的驱魔师家族,她家里还有人在时之政府担任要职。所以只要她觉得我们不听话了,她要把我们怎么样都可以。”堀川国广叹了口气,接过安定的话继续说,同时端了几杯水来分给他们,也给了小绿虫,但她没有理睬。

听着他们的叙述,她心下也有了盘算。

“你们之中有谁能够接近她而不会被她虐待的吗?”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抱了些希望询问。

“没有……因为我们一直没办法找到她想要的三日月宗近,就算是比较稀有的一期一振,鹤丸国永他们她也毫不在意。一期一振已经因为弟弟们的事怨死她了,她因为这样也看不惯他。鹤丸性子比较顽皮,因为这一点没少被她整治。”

“唔……那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了。我的计划是,挖出她的所有身为审神者的信息,然后向时之政府举报,而你们这边必须有人帮忙作证。”

这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快!躲起来!”堀川国广小声惊呼,大和守安定将小绿虫轻轻放回百合花里,然后将百合花重新藏进衣袖。

四人转头望着门口,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门开了,来的却不是审神者,而是一个头发乌黑,发尾有金色挑染,胡子拉碴的大汉。他一身红色运动服半敞着,露出肌肉发达的胸膛。

“长曾祢大哥。”四人都松了口气。

“听说你们出阵回来之后又被她折磨了,我立刻了了内番赶过来。你们还好吧?”大汉急匆匆地走到他们身边坐了下来,就瞥见了清光还在流血的手指头,而当事人已经靠在安定身上睡了过去。

安定秀眉紧蹙着,低头看着好友睡中都舒展不开的眉头,“还是那样……”

大汉伸手摸了摸清光的头,“苦了你们了……”

“大家都一样……”堀川国广也低着头。突然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刚才和小绿虫的对话一股脑儿倒了出来。

长曾祢大哥也是他们的旧识,是他的话一定会帮忙的。

谁让他们新选组的五个都是些打刀胁差,要对上那个人还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其他的刀剑男士那里会不会有她的眼线。除了人口最多,被审神者指责为“非刀”掉率最高而被她不屑一顾的粟田口一家,他们跟其他人都没什么交集。他们中战力比较强的也就是长曾祢大哥和兼桑,可现在兼桑双目失明,他们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大汉听得有些懵,似是对那小绿虫的话半信半疑。小绿虫被他的态度弄急了,马上又从安定的袖口钻了出来。

“你干嘛……”安定急得伸手想把她塞回袖子里,但是却来不及了。

那位大汉看着安定的举动,疑惑地开口询问。

“这就是你们说能帮我们的那条小虫?”

——
再次感谢 @Kaier 酱的帮助,也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和鼓励!
露娜最近要努力复习备战国编考试了,明年过完年要去考前培训,不过露娜还是会抽空码字的!
再次致谢(鞠躬)

评论(2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