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四章 暂时的和解

    跟着狐之助路过一排和风建筑,听着狐之助对本丸布局的介绍,玉儿对本丸的情况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那边是锻刀室,将四种材料——木炭、玉钢、冷却材和砥石按照不同的数量比例交给刀匠投放进锻刀炉就可以锻造出不同的刀,不同的刀种锻造时长也不同,如果等不及可以使用加速符立刻完成。然后审神者将灵力注入刀身就可以召唤出对应的刀剑男士。

“右边挨着锻刀室的是手入室,刀剑男士出阵受伤回来可以在那里进行治疗,也就是手入。手入同样需要消耗一定的资源,也可以使用加速符让手入立刻完成。”

“手入室右边是仓库,存放各种资源、道具和其他杂物的地方。”

“再过去就是刀剑男士们的部屋,呃……因为前任审神者的关系,屋里情况可能不太好……您还是自己看吧。”狐之助默默收回了目光,那时的惨烈景象还历历在目。

玉儿闷闷地点点头。

“还有……那边是露天温泉池,不过也从来没有用过……”

他们转过一个弯,玉儿看到了一大片田地,不过看得出也没有被好好打理,菜叶都是焉的。不远处是马厩,马儿也是神情恹恹的,低着头在打瞌睡。

“那个混账女人到底把这里当什么了啊……”玉儿低声叹息。

再一抬头,才注意到了山丘上那棵高大的树。

“就是那里了,审神者大人。”狐之助说完,恭顺地低下头。

玉儿举步走到树前,将手掌按上树干,运起灵力,缓缓注入树中。

其他人到底是悄悄跟来了,远远地便看到万叶樱树下如此美丽的景象。

少女周身散发着淡绿的光晕,绿光渐渐汇入万叶樱的树干,树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很快便长了满树。粉红的樱花一朵朵绽放开来,幽香扑鼻。

淡绿色的光晕进一步扩散,笼罩了身后一众刀剑男士的身体,仍旧不停下来,进一步扩散遍了整座本丸。

这场面震惊了所有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被这灵力从肉体到灵魂都清洗了一遍的感觉,当真是舒服极了。

他们也因此对她有了几分好奇。

半晌,光晕散去,玉儿转过身来看着他们,微微喘息着,只觉之前充斥着整个空间的血腥味终于散去。

“这下舒服多了。”她满意地点点头,示意狐之助跟上,步伐轻快了些,走到他们身边,“你们感觉怎么样?”

几个只有之前在战场上留下旧伤的人默默点头。

然而,看到和泉守兼定依旧暗淡无光的眼睛,她已经猜到了答案,低头看着不知所措的狐之助:“怎么会这样?”

狐之助迅速跑开查探了一会儿,这才回来,抬起头应道:“难怪我以前就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一直查探不出来。直到刚才您的灵力充盈了这里,那种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力量终于暴露了。这是前任审神者留下的诅咒,让她给他们留下他们的伤无法用灵力治愈。”

闻言,玉儿低下头,眼底一片痛楚,她不是没听过这样的禁术和诅咒,除非有神那样的力量,否则,就根本无法可解。但是那样的力量,她,没有,而要去找什么神也是不可能的,神界,早已覆灭了。

见她露出这样的神情,狐之助急忙继续刚才的解释:“但是用药物也可以治愈,就是时间要久得多了。”

听了这话,玉儿眼里终于浮现一丝希望的光。

她立刻有力地吩咐:“已经没什么大碍的都请来帮我配药。其他人都先回去休息。”众人闻言,不约而同地望向分明认识她的几个人,见他们点了点头,顺从地散了。

只有药研和骨喰留了下来,药研还拉住了一个灰发紫眸的男子。

玉儿注意到她偷偷混进来时看到过的那个水绿色头发的青年——她猜想他就是一期一振——走过药研和骨喰身边时低了头,担心地轻唤:“药研,骨喰……”

“不会有事的,一期哥,”她看到药研冲他笑了笑:“她曾经救过我们,而且骨喰哥……她刚才被他伤了都没有借机发难的意思,所以她一定不会伤害我们的,请放心。但如果她会——”他压低了声音,“我们就只有那样了。”

她看到骨喰也点了点头,于是一期一振带着其他弟弟们离开了。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药研目送兄弟们和大家离开,转向玉儿再度开口:“我是短刀,药研藤四郎。名字虽然叫藤四郎不过和兄弟们不同,我是在战争中长大的。风雅的事情不太懂,不过战场就交给我吧。嘛,好好相处吧,大将。”

被他的称呼叫得一愣,玉儿想了想,还是决定随他叫,便冲他点点头。

“这位是我的兄弟之一,骨喰藤四郎,”他示意了下身边的银发少年,少年欠了欠身:“我是,骨喰藤四郎。原来是薙刀,现在是长胁差。没有记忆。唯一记得的,是火焰。火焰,烧毁了我的一切。不过,就算没有过去,没有记忆,也一定会有办法的。”

玉儿眼里闪过一丝心疼,抬手想摸摸他的头,但是看着少年那张如同古井无波的脸,终究伸不出手去,悻悻地缩了回来。

“这位是曾和我跟随过同一个主人——织田信长的打刀,”他示意了一下那个灰发的男子,那男子冲她欠了欠身:

“在下是压切长谷部,嗯……很奇怪的名字吧?之前的主人,因为无法原谅茶坊主的过错,将他藏身的棚子一刀压切,以此作为纪念命名了呢……他就是那样的男人啊,那个叫织田信长的家伙。所以……请您喊我长谷部吧,只要是主命,任何事都会为您完成。”

玉儿向他们点了点头:“我是……这座本丸的新任审神者,玉儿,各位,请多指教。”

注意到他们听见“审神者”这个词时深深蹙起的眉,玉儿晃了晃脑袋。

她怎么一时竟然忘了!受到如此打击的他们现在对这个名号忌讳着呢!

“不管了!把这个称呼啊这些礼数啊统统扔一边,就叫我玉儿吧。”

长谷部点点头,又想起什么,解释道:“之前因为前任的关系,这里没什么药物呢。您需要什么的话我们去找。”

没了审神者,他们这七天离开这里去万屋都不行,他们只有寄希望于她了。

回应他的是玉儿的神秘一笑:“药的话我还是有一些的。”

“诶?”三人愣了一下。

四人一狐一起来到了手入室,推开门,玉儿便风风火火地拉着三人大步进去坐在了桌边,从墟鼎捧出了一大堆的各种草药。

“大将——不,玉儿,您怎么会有这些?”药研惊讶地问。

“以前常常有事会需要,就一直备着了。”玉儿已经拿出了所需的各种器材,准备开始处理药材了,闻言含糊其辞地回了一句,然后果断岔开话题:“麻烦帮我拿些纸笔来吧。”

“您稍等,在下这就去。”长谷部立刻起身出去。

他和药研方才一直在偷偷交换眼色,看着那些草药,长谷部有些担心。药研把每一样都拿了些到眼前细细查看过,玉儿没有阻止,还拿出一直收在墟鼎里的医书,一一指出来给他对照。

见她如此坦诚,他们才稍微放了心。

长谷部不过片刻工夫便回来了,手里捧着笔墨纸砚,身后还跟着个紫发蓝眸的男子。

“这位是?”感知到不熟悉的气息,玉儿终于停下动作抬起头。

“我是歌仙兼定。被誉为历代兼定中首屈一指的二代目,通称之定的作品。名字的由来是三十六歌仙,很风雅对吧?……嘛,原主斩杀的人数有36人,这样说的话,大家大概会露出不知该怎么办的表情吧。”

玉儿闻言,疑惑地看向了长谷部。

“您应该是要写药方吧,所以在下顺便把歌仙找来了。”长谷部恭敬地回答。

“很好,歌仙是吧?麻烦你了。我说你写,可以吗?”玉儿看向歌仙。她还不太会日文,写出来怕他们看不懂,只能拜托他。

“作为风雅的文系名刀,这种事您尽管交给我吧。”歌仙点点头。

于是,长谷部磨好了墨,玉儿询问了本丸里被前任虐待的刀剑男士们的伤情,然后按照记忆中的药谱,语速飞快地报出一串药名及用量,歌仙跟着迅速记录下来。

“大概就是这些了吧,”玉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种类,又看向长谷部。

“是的,”长谷部答道。他和药研以前就常常亲眼目睹其他人被虐待的惨状,这几天来又一直在用仅有的条件努力帮大家疗伤,已经把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玉儿点点头:“那么,开始吧。”她迅速将各类药材分好,向他们简要介绍了一下,便麻利地动手处理起了药材,时不时地指挥他们帮忙将一些药材进行清洗、研磨。然后他们分别拿了药方各自按照上面说的配药。熬制的途中玉儿又耗费了一些灵力进行加速。

终于,她拿了瓷瓶将药分别装好,同时示意歌仙写上药名和药效,分别贴在瓶子上。

“好了,”玉儿满意地点点头,拿了药瓶一一分给其他四人:“辛苦各位了,一起去帮大家疗伤吧。”

“等等,玉儿,”药研叫住了她:“您刚才受伤了,我帮您处理一下吧。”

听出他语气里的不置可否,玉儿点点头,又坐下来。药研小心地挽起她的左袖,看着她白皙的臂上一道不浅的口子还在往外渗着银色的血,若有所思。

“玉儿,为什么您的血是银色的?”他小心地为她处理伤口,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时候,长谷部和歌仙已经走到门口,骨喰在他们身后,闻言,三个人都转过身来。

“这个……”玉儿咬了下唇,看着他们四个半是担心半是好奇的表情,犹豫了一下。

“这个以后我再慢慢给你们讲吧。”玉儿终究还不敢让他们知道,急忙起身:“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不是吗?”

四人的表情变得深沉,暗道一句她还真是谨慎,药研迅速帮她包扎好,然后随她一起出了手入室的门。

玉儿立在门外四下看了一会,决定先去找清光和安定的房间。

长谷部他们停在门口,让她先过去了。

“她好像并不想告诉我们真相,”骨喰说出了四人共同的心声。

“我觉得她想说时自然会说的,”药研目送着少女离开,想起兄弟们和大家被前任残忍折磨的场面,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只要她不像那个女人……我们就姑且听她的话吧。”

—————————————————————
此处惯例的鸣谢 @Kaier
关于诅咒……私设而已,毕竟粪婶的法力也不低,但是还有别的原因的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