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七章 梦魇之狐的克星

气息散去,今剑终于缓缓抬起头来。

耳边一遍遍回响着一个鬼魅般的声音:“杀了她……杀了她……否则你永远都是个没用鬼……”

“啊啊啊啊啊——”今剑突然拔出了本体短刀,寒光一闪,银色的血溅开,也溅了今剑一脸。

石切丸和岩融都惊呆了。

今剑即使在以前出现这种情况时,也从未动过刀。可这次……

刚才骨喰藤四郎挥刀划伤她时她还没有成为他们的主人,而且她的伤势看上去并不严重,她也没有因此跟骨喰计较。

但这次今剑的刀直接刺进了她的右肋,这已经是弑主的罪过……尽管他们不愿承认她,但她已经是他们的主人,要是她真的怪罪今剑……

不是她死,就是他们亡。

眼前的少女目光阴冷下来,一手捂着伤口,另一手撑着地面,跪倒在地微微喘息着。见势,身边两人戒备地握紧了刀柄。

今剑突然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她。

“主……主公大人,”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我不是有意的……不是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没用鬼……岩融……大家……别丢下我……”

伸手将刀拔出来,他又被溅了一脸银色血迹。

“啊啊啊啊啊——”越发慌乱,今剑突然失声叫喊起来,一边毫无章法地乱挥着刀。

看出他已经意识混乱,岩融越发担心,低下头看着地上的银发少女,这才发现她竟然没事一样地站了起来。

双手迅速结印,玉儿厉声道:“狐念之术!”

将再次周身冒起诡异气息的今剑定在原地,她再次抽出笛子吹起了《奥拉席翁》。

方才的曲子再次响起,今剑大睁着眼睛,渐渐冷静下来。

稳定住今剑的情绪之后,玉儿才抬起头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大的橙发男子。

“你是岩融对吧。”

岩融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解释道:“今剑自从将近半年前被那个女人……也就是我们的前任审神者打了之后,就常常在半夜被噩梦惊醒,还一遍遍地说着他不是没用鬼求我们别丢下他之类的话。这些是我们来了以后,其他人告诉我们的。

“我们想安慰他,却被他躲开了……

“他还常常像刚才这样失去自主意识对我们出手,但从来没真的用刀伤人。刚才那是……”

“我明白了,”玉儿出声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了,“今剑有阴影,而消除这阴影的关键不在我而在你们。看样子,今剑跟你特别要好,那么,我需要你帮我唤醒他。”

剩下的交给我。她没把这话说出来,刚才刀刃刺进她身体时,她已经可以确定,今剑是被什么东西严重影响了,只要她再想办法把那东西驱逐出今剑的身体,就能彻底唤醒他了。

“您要怎么做?”岩融看她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稍微放心,出声询问道。

“我把你送进他的意识,”玉儿解释道,“要唤醒他只有靠你。要让他确信,我们不会丢下他的。准备好了吗?”

惊讶于她的宽容和镇定,岩融又看看今剑,点了点头。

“那么——”玉儿再次结印,同时将一张符贴在岩融的脑后:“灵魂出体!”

听见这法术的名字,石切丸一惊。

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这不安感促使他拔出了本体刀要对她出手,但是被狐之助按住了。

“别急,”狐之助安慰他,“审……玉儿会帮你们的。”

一片山坡上,一个光圈出现,岩融从里面走了出来。

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疑惑,然后他便看见今剑跑到那个女人面前,请求她陪他玩。

那时候的今剑,那么活泼开朗,一如他曾经的印象。

然后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女人一掌打得那小身影飞出去,重重地摔跌在地。

“没用的东西,你不是刀吗?是刀就给我安分点专心去打仗!就知道玩!”女人的怒斥声响起。

岩融还看到其他人想去扶今剑起来,却被那女人骂了回去。

她骂的什么,他听不清了。

手紧握成拳,岩融气得浑身发抖。

“岩融,冷静,”一只小手按住了他的手,他一低头,果然是玉儿走到他身边,“问题不在这。

“那女人果然就在这时候给他附上了梦魇之狐。”少女目光如同利剑,冷冷地盯着那个女人。

“您说什么?!”岩融惊呼出声。“梦魇之狐又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见到它的真面目了。”

这时候,天黑了,他们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三条家的房间里。

岩融还来不及惊讶,便看到今剑双手抱膝蜷在角落里缩成小小的一团,低低地哭泣。

看见另一个“自己”冷笑着甩开今剑抓着他衣摆的手,冷哼一声“没用”,岩融的手一遍遍地紧握成拳又松开。

这时,他感到身边少女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头看她,她点了点头。

岩融终于一拳挥在了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

在终于抬起头的今剑惊讶的目光中,岩融将另一个“自己”按在地上挥拳猛揍。

“岩……岩融?”今剑失声喊了出来。

“今剑不要怕,我在,”岩融闻声,终于松开了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自己”,扑过去抱住了今剑。

“岩融,对不起……不要丢下我……”今剑终于哭出声来。

“没事的,今剑,我们都在。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玉儿走过去轻轻抚摸着今剑的小脑袋。

“主公大人?您没事?!”今剑从岩融怀里探出头来,一双眼睛都哭肿了。

“这是梦,也只会是梦,没问题的,有我在。”摸摸今剑哭花了的小脸,玉儿狠狠转头。

地上的“岩融”缓缓爬了起来,恢复了原型,是一个头顶长着尖耳朵的黑紫色狐型身影。

“原来看穿了我们计划的就是这么个白毛小丫头而已啊,”狐影依旧是鼻青脸肿的样子,在看到玉儿的样子时嘎嘎怪笑起来。

“看不起小丫头?”玉儿起身立在今剑和岩融身前,轻蔑地看着它,“可是啊,能进来把你逮出来的我可不是小丫头哦。”

她足尖点地,突然消失,一眨眼的工夫又现身在狐影身前,素白的手迅速伸出,快如闪电,狠狠擒住狐影的脖颈。

“不……不可能,我明明只是妖气,你怎么能抓住我……”狐影发现挣扎不脱,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少女。

“银发紫眸,难道你是……”狐影大惊失色,还没再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玉儿捻诀塞进了一个瓶子。

将瓶子收进墟鼎,玉儿松了口气。

从红红那里复制来的绝缘之爪,真是太给力了!

“醒来吧,今剑,”少女的声音如同从远方传来,倒在岩融怀里的今剑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的三个人,惊喜几乎能溢出来。

见他终于醒来,身上诡异的气息也完全消失了,石切丸彻底松了口气,也明白了过来。

她是真的想帮他们。

“乖,好好睡一觉吧。”玉儿心疼地摸摸今剑眼底的乌青,她方才听岩融说起以前的事,便已经猜到他从没睡安稳过。

“主公大人,那您呢?”今剑抬头看着她,红眸又恢复了原来的清澈。

“我得去看看其他人。”玉儿起身,却被今剑伸手拉住了裙摆。

“主公大人……我怕……如果我再失控伤害其他人……”今剑的声音依旧带着些许鼻音。

“再也不会了,”玉儿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安心睡吧。”

今剑乖巧地点点头,正欲睡下,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仰起脸。

“鹤丸……鹤丸还在地下室里!”

“鹤丸……是不是鹤丸国永?”玉儿恍然大悟,想起他们提过的那个特别喜欢惊吓的付丧神,她拍了拍脑门。

“是……前任审神者不喜欢他的性格,更不喜欢他那些小小的恶作剧,把他锁在地下室里,之后我们再没见到他。这几天我们想去把他救出来,但是那个女人在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还告诉我们进去就别想再出来。”石切丸解释道。

“带我去吧,”玉儿闻言立刻起身。

—————————————————————
这个应该是2017年最后一更了吧……虽然也没什么人看就是了
这里厚颜无耻地宣个群,想戳吾辈就来吧😁
群名:我家刀刀要搞事  群号:168714345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