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八章  创造生灵的液体?

今剑带头,玉儿和岩融、石切丸跟在后面来到了仓库的门前,玉儿推开门,立刻眯起了眼睛。

仓库墙上的两扇小窗户都被暗色的纸糊住了,哪怕现在门开了,里面也还是几乎不见半点光。今剑解释这屋里根本没有灯,玉儿皱皱眉,走进去想把窗户上的纸撕下来,却感觉好像踩到了什么细细长长的东西。

从房间某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本能地收回脚,却有脚腕被缠住了的感觉。

“好像……有蛇!主公大人救命啊!”今剑惊呼着向后退去,玉儿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方才仗着夜视力强她竟然想直接往里闯,结果又被这魔女给摆了一道!

从墟鼎里拿出一颗夜明珠,捻诀用浮空术将它悬在天花板下,玉儿终于彻底看清缠着她的脚腕的东西——那是几根藤蔓。

听见身后传来的惊呼,她不用回头就已经猜到他们也被缠住了。快速观察了周围阴暗还带着几分潮湿的环境,她眼睛一亮,猜出了缠着他们的藤蔓的种类。她大喝道:“别动!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然而知道凭借本能任何人都很难做到在被缠住时保持不动,她放弃了解释,双手飞快地结印,变出了火焰。

火焰迅速向四周蔓延,那些藤蔓似乎很怕火一般,迅速松开他们,向着墙角缩回去了。

待藤蔓全部缩回了摆在角落里的花盆上,玉儿终于收了火焰。

三人看看身上,毫发无损,一齐惊讶地转头看着已经走上前去撕掉了窗户纸的少女。

指尖再次腾起火苗将纸也烧了,玉儿终于松了口气。

竟然在这里布了魔鬼网,这女人真的不是打算置他们于死地的吗?!

那么,她也有魔法么……

而且,那窗户纸上分明沾了粉末,还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像是被下了毒。还好她有一次跟东方月初过招时复制来了纯质阳炎,不然就算她不怕毒,其他进来的人也会有危险。

推开窗子让风吹进来,玉儿这才看向了地下室的活板门,门被上了锁。

“钥匙应该在她身上,”石切丸皱眉看着她。

玉儿不屑地看了眼那锁,直接挥剑劈碎了活板门。

淡淡的血腥味和药水味随着落地的木头碎片溅起的灰尘飘了出来。

权衡了一下,玉儿控制着夜明珠悬浮在头顶,回头示意他们跟上。

看着里面一身染血白衣的银发青年,她倒吸了口冷气。

鹤丸国永……这名字怎么想都给她一种应该骄傲地翱翔蓝天的感觉,竟然被那魔女锁在这样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地上落了根细长的皮鞭,她上前将掌心覆上去,感应到了一缕残余的法力。想来是那女人用法力控制着抽打他的。

看上去如此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果然连这种事都不亲自动手。

听着狐之助的解释,玉儿大概明白了。

有一次鹤丸的恶作剧激怒了她,反而被她弄了一身灰,而且洗不掉。她说亲自给他洗,之后他就变得怪怪的。后来更是重伤了一旁的宗三左文字,然后就被她称为“高危人物”被锁在了这里。

看来问题就出在那天她给他洗澡用的水里了。

玉儿打量着束缚鹤丸的锁链和上面重重叠叠的锁和符纸,突然感觉到袖子被扯了扯。她低头一看,今剑正仰着一张小脸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

“她没有留下钥匙。”岩融和石切丸已经借着夜明珠的光把整个地下室都搜索了一遍。

“我们不需要,”玉儿施法查探过锁链上的法术后,轻轻笑了起来。

不过是几张破符纸,还有法力凝成的锁链,怎么可能是绝缘之爪的对手。

她将符纸一一扯下,伸手抓住其中一根铁链,法力聚于指上。

“咔”,那根看上去十分坚固的铁链被她的掌力震断。

这时,青年身体微微一颤,缓缓张开了金眸,微微眯起眼睛,望着跟前的银发少女正将纵横交错着拴着他的铁链一根根捏断,惊讶地喃喃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毕竟半年都没走路了,脚刚刚落地,他便腿一歪向一边倒去。岩融急忙伸手扶住他。

忙着处理铁链的玉儿向他投去关切的一瞥,却注意到那双金眸倏地变红。

不对,这里明明没有黑狐的气息!

等等,这或许不是黑狐,而是……

玉儿一时走神,慢了半拍没来得及躲开,被鹤丸突然拔出本体刀刺伤了左肩。

本能地退后一步,身边今剑惊慌地大喊:“鹤丸你做什么!”

鹤丸的眸子突然变回了原来的金色,歪头打量着面前的少女,突然有些无措。

“对不起,”半晌,他缓缓地说道。

玉儿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其妙,但是看看他的本体上还在一滴滴滴落下来的银色的血,她突然想起来了。

以前,她的好友涂山雅雅跟东方月初在一个叫白玉村的地方发掘出了不得了的信息——那个村子的人能控制妖,靠着某种被村里人称为“天池”的水,还有三只水蛭妖借此在搞鬼。

雅雅也被这水控制了,重伤了东方月初,之后就突然惊醒过来。

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东方灵血的作用。

她以前在小马利亚时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后来在霍格沃茨,黑巫师用夺魂咒控制了她的同学要利用他伤害其他人,她不顾一切地挡在前面。

然后她虽然受了伤,被控制的同学因为被她的血溅到,却也清醒了过来。

刚才今剑刺伤她之后也暂时摆脱了梦魇之狐的影响……那么……

原来她的血也有这样的作用!只是她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

打定主意,她突然左手运力,挥拳打在了鹤丸身上,然后右手闪电般在空气中一抓。

身边三人还没来得及喊,就被空气中突然现形的灵体吓了一跳。

那个灵体长得跟真的鹤丸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因为眸色是红色,给人感觉比真鹤丸更桀骜几分。

“我猜的果然没错。”玉儿看着那灵体,“你是怎么来的?”

灵体睁着一对红眼看着她,无辜地一笑:“这样就摆平了?不愧是主人。”

“你背后有谁在指使你?”尽管可以确认眼前的灵体不是黑狐,玉儿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从哪来……您能告诉我吗?”灵体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向着眼前的少女甩出了一大堆问题。

“抱歉,我也没法回答你,”玉儿抬头看着他,“我只知道你不是‘他们’,而是一个近乎完整的灵魂。但是你和本体的灵魂共享这一个身体,看起来却对这具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我刚才才会问你有没有人指使你。”

“我只听到有一个声音对我说‘杀了她’,但是刚才眼前一亮,那个声音越来越模糊,最后听不见了,”灵体回答道。

“那么,”玉儿将他塞回了鹤丸的身体里,在这之前她说道:“把这个身体原本的灵魂叫出来如何?”

看着鹤丸的眼睛重又变回金色,玉儿知道这次是他了。

“对不起,”鹤丸又说了一遍。

“你不是她,”鹤丸继续说,“你的眼神很清澈。”

玉儿恍神,只觉得……这话好熟悉啊。

从狐之助那里,她知道鹤丸是存在了一千多年的刀,历尽千帆,自然对事看得更深更透彻。

所以,她想瞒什么大概也瞒不过他吧。

虽然她想瞒着他的事情就是说了他一时也理解不了吧。

思及至此,玉儿无奈地笑笑,抬手抚上今剑的头安慰他,看到小家伙抬起头一脸担心,她索性低头蹭蹭他的脸,微笑道:“别怕,我没事。”

然后她看到小家伙欣喜地睁大了眼睛。

她再一抬头,鼻尖险些撞上了被石切丸扶着向她走近了几步的银发青年的身体,他真的挺高,再加上身材修长,显得更高,她不得不抬起头才能与他对视。

哀叹一声自己太矮,她不着痕迹地微微退后了些,开口问他:“鹤丸,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鹤丸低头看着她:“您没事吗?”

“我好着呢,现在有事的是你,”向来不跟她认为的自己人客气,玉儿语气无奈地回了一句。“狐之助告诉我说,你是被那个女人泡了某种液体才变成这样的?你当时有感觉到什么吗?”

“被泡在那种液体里之后,我应该是睡过去了吧,然后眼前一直模糊一片,一直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忍不住喊出来,就听见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谁也不是,你是我。我问:那你又是谁,那个声音说:我就是你。然后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我伤害了我的同伴,宗三左文字,然后我就被那女人锁在这里了。

“之后我就不知道时间了,她再没有来过,但是那条鞭子……”他转头看着脚边的鞭子,它如今跟条绳子一样软趴趴地赖在地上。

玉儿指尖轻轻拂过他身上的鞭痕,微微叹息:“不用说下去了。”

她知道大概了。

“来吧,我们先出去,我给你治伤。”她感到一阵心酸,想赶紧摆脱这种情绪,便晃晃脑袋岔开了话题。

她从余光看到鹤丸乖顺地点了点头。

牵着今剑的小手,她继续用浮空术控制着夜明珠带着他们出了地下室,还不忘用手轻轻遮住鹤丸的眼睛,防止他被外面的阳光刺激了眼睛。

夜明珠的光比起现在八月天的阳光差远了。

再次呼吸到外面清新的空气,玉儿松了口气,缓缓将手拿开。

“真是舒服呢,”鹤丸微微眯眼享受着拂面而来的轻风,又看向少女:“谢谢您了。”

“来吧,我们去手入室。”玉儿拉起他的手。

—————————————————————
@Kaier 妹子终于回来啦!
嘿嘿,虽然这个世界观加了狐妖但是还是不想打tag,免得惹来不得了的麻烦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