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十章 梦中的安慰

玉儿暂别了小夜和宗三,出了房门。

示意其他人回去休息,她一边思索着一边往前走。

已经将几个最严重的都照看过,她想起了方才看到过和药研骨喰说话的那位青年,又转头问狐之助。

狐之助解释道:“那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锻造的唯一一振太刀,是藤四郎们的哥哥。粟田口家的刀大部分都是短刀,而在前任眼里最没用的就是短刀了,为了护着弟弟们,一期在前任手上吃了不少苦呢。”

玉儿轻叹了声,难怪刚才青年在看到她没有为难骨喰之后,看向她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是个很好的哥哥呢。

她随之想起了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两位姐姐。

塞拉斯提亚比她和露娜更擅长魔法,曾因为她们一时跟不上白胡子星璇老师的教学进度嘲笑过她们,但她们有危险时她却是总会挺身而出挡在前面;

露娜则常常在夜间叫上她出去疯,她们尤其喜欢去永恒自由森林,那里的魔法生物很多早已被打怕了,所以她们去那里几乎不会有任何危险。

可是如今,几乎魔力全失地来到异世界摸爬滚打,她只有偶尔才有空想想姐姐,不像雅雅,她是因为对姐姐的爱和思念一下子变成现在这么强的吧。

虽然复制了她们的能力,但她自己终究不是狐妖,只能靠自己,一点点重新修炼起来……

都几百年没回去了,不知道姐姐们现在好不好,小马利亚好不好……

她们是不是也在想念她呢……

猝不及防撞上前面一个白色身影,玉儿揉着前额抬头看去,却是鹤丸。

“不是叫你回去休息吗?”她语气无奈带着一丝嗔怪。

“说了鹤在屋里可待不住啊。”眼前一身洁白的俏皮的大男孩歪着头带着大大的笑脸,在阳光下晃得她有些恍惚。

“主人在想什么?”鹤丸俯下身与她齐平,歪着头笑问道。

“不……没什么,”晃晃脑袋收回已经飞出天际的思绪,玉儿又问:“现在这里还有哪些刀是粟田口家的?”

狐之助用小爪子挠挠她的肩膀,像个小孩一样掰起小爪子数道:“还有打刀鸣狐,胁差鲶尾藤四郎,短刀厚藤四郎、前田藤四郎、平野藤四郎、五虎退、秋田藤四郎、乱藤四郎。不过,鸣狐是由粟田口吉光的父辈粟田口国吉锻造的,按照辈分是他们的叔叔。”

“狐之助是在说我们吗?”突然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他们一起看去。

出现眼前的人娇娇小小的,略显凌乱的橙金色长发披散到腰际,大大的蓝眼睛扑闪扑闪的煞是娇俏,白皙的瓜子脸上几道细长的伤痕显然已经上过了药,并不显得十分斑驳可怖。他身着长长的套头衫,隐约露出下身的黑色打底裤,修长的腿上包裹着同色的长丝袜,之间露出一截白皙的腿,整个人如同少女一般。

“哟,乱呀,没事了吗?”鹤丸低头问候道。

“鹤丸大人,出来了真好呢。玉儿大人好厉害啊,”乱笑得像朵花儿一样地问候了鹤丸,又好奇地打量着玉儿。

“好可爱~”玉儿失声感叹。

却不料一句话让眼前漂亮的少年失了神:“可爱……吗……”

他可以说是他们之中长相比较出众的,身为乱刃的他也由此得名。少女一样漂亮的外表和装扮,爱撒娇的个性,让他在兄弟们之中备受宠爱。

谁知在这里,这却成了前任猛烈攻击他的理由。

漂亮的脸蛋被划得遍布纵横交错的伤口,她不让他说,但是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他是被谁伤的。

一期一振数次去追问她,却立刻被她抽了一鞭子,然后被派出去出阵了。

最后带着一身伤回来,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夜里抱着低声啜泣的弟弟,和他们依偎在一起,沉沉睡去。

而到了梦中,总有一个淡绿色的身影出现,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们。

那目光仿佛在鼓励他们,不要忘记本心,总有一天会得到救赎。

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有那样的梦,但是……如果眼前的少女就是梦中出现过的身影,他们可以信任她吧?

起码,她的眼睛,她的目光,让他想信她。

于是,他缓步走近了她。

意料中的,手指抚摸头顶的温柔触感。

曾经只有在哥哥们身边才能感受到的温柔,现在却从一个顶着曾经让他们差点崩溃的身份的人那里感受到了,让他难以抑制地哭出声来。

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脑后头发被轻轻拉住的感觉传来。

乱急忙抬起头,感觉少女松开了手,头发垂下时清脆的铃音从背后传来,他本能地被吓了一跳。

将发尾拉到面前,这才发现一头长发不知何时已从接近发尾的地方被松松束起,用一根红色的发带扎了个蝴蝶结。

起初,他以为这是自己早就不知道被前任扔去了哪里的那根,但是立刻发现不是,发带镶着金边,两头各栓了个精致的金色钟形铃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煞是好看。

“好可爱……送给我的?”

“当然了,”她一度非常喜欢红红的那身装扮,甚至做了一条跟她一样坠着铃铛的发带,红红失踪后她舍不得再戴着,就收了起来。

如今看着眼前的少年,看着他金橙色的长发,仿佛看到了那时候忘了忧虑的活泼爱美的自己,不假思索就把这发带送给了他。

她相信这绝不是头脑一热的结果。

看着乱开心地时不时晃一晃脑袋,让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玉儿微不可见地对自己点点头。

真的很好看呢。

然后一个没回过神就被他牵起了手,沿着木质的走廊飞奔起来,扬起一路叮叮当当混杂着啪嗒啪嗒的声音。

“乱……慢一点啦!”少女的惊呼声回荡在本丸上空。

鹤丸无奈地笑笑,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停在了一扇门前。

乱率先拉开了门。

屋里十几个人的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一时有些尴尬不知怎么开口,玉儿索性开门见山:“各位,好些了吗?”

“来了啊,大将,”药研率先起身迎了上来。

“嗯,”微笑着点点头,玉儿扶着门框有些踌躇,“可以进来吗?”

“啊哟主公大人真是的,怎么不可以啊!”乱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她身后,推着她往里走,“快点进去啦,我可是特地来找主公大人的呢!”

玉儿无奈地任由他推着走了进去。

“主人。”见她进来,榻上的一期一振挣扎着要起来,张玉摇摇头示意他躺回去。

蹲在他身边查看片刻,她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来我的药理没白学嘛。”

另一边乱已经在跟兄弟们炫耀他的发带了。

“主公大人送我的,好看吗?”

微微上扬的尾音带着些许得意和俏皮,还有一丝释然。

“主人居然亲自来看我们了啊,”扎着黑色细长马尾的少年眨着大眼睛冲她笑。

“鲶尾吗?”张玉冲他点点头,粟田口家两位胁差,银发那位是骨喰,这位肯定是鲶尾了。

“是的,”少年用力点点头,“刚才的事情我们都听骨喰和药研说过了。谢谢您了。”

“啊啊,应该的。”看来他们对审神者,对她的敌意已经减退很多了。

“对了我找来了马粪您要吗?”鲶尾突然用半开玩笑的口吻问了一句。

“嗯啊,什么?”张玉懵了。

“鲶尾。”不知何时又坐了起来的大哥出声制止:“抱歉,我弟弟失礼了。”

“你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家的大哥哥对吗?”张玉索性坐下与他面对面,“鲶尾这样蛮可爱的,我挺喜欢。”

“谢谢您。”一期一振矜持地点点头,“这些都是我的弟弟们。”

“狐之助告诉我了,”张玉顽皮地眨眨眼,“骨喰,药研和乱我已经见过了,其他人……先别说,让我来猜~”

她环视着屋里众人,目光先落在了蜷在一期一振身边的白发少年身上。少年怀里抱着只白色小老虎,脚边还围着四只。

被她看得脸红,少年低下头去,琥珀色的大眼睛泪汪汪的。

“你是五虎退对不对,”用的是疑问句句式,语气却是肯定的。张玉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小脸,指尖温柔地划过他的眼角将一颗欲落未落的泪珠轻轻拭去。

“嗯……”五虎退从嗓子里低低地应了一声,抬起头看着她,小嘴用力抿起,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再哭出来。

“没事了,退退别怕,我知道你们受了委屈,但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因为,我在这。”手抬高些轻抚少年的发,张玉目光中满是爱怜。

“嗯……嗯!”五虎退用力点了点头。

张玉又挨个摸了摸五只小老虎的小脑袋,再次抬起头,这次她看向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年。

“你是厚吧。”

少年点了点头,张玉拍了拍他的肩膀。

“果然是人如其名啊,很强健的感觉呢。”

“今后请多多指教了,大将。”厚双拳握起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到你们俩了,”玉儿看着另外两个有九分相似的少年,只不过一个是娃娃头、发色也更浅些,另一个则是蘑菇头、发色更深些。

“主公大人,我是前田藤四郎,”发色更浅的少年看出她眼里迷惑,急忙先出了声,“在粟田口家族的末席,虽然没有立下什么伟大的战功,但我会永远服侍您。”

“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张玉微微点头,抚了抚他的头。

“还有我,我是平野藤四郎,”深褐色头发的少年接过了话头,“曾经被献给过明治天皇喔。比起实战,从事护卫、随侍一类的工作要更多一些,所以需要陪同的话请交给我吧,无论何方,我都会陪伴您左右的。”

张玉点点头,这样子真给她一种敬而不亲的感觉。

“差点忘了,”鲶尾拍脑门的声音打破了一瞬间的尴尬,他和乱对视一眼,一人一边拉着张玉从兄弟们身边绕过跑到柜子前,“主人,秋田还被锁在里面。”

张玉打量着柜门,这次这锁是嵌在柜门里的,又不能把锁撬了。

于是她转头问:“有钥匙吗?”

“要有就不敢劳您大驾了……”其他人都跟了过来,乱率先接了话头。

“我就是说说,”张玉调皮地吐吐舌,右手在袖子里握住了魔杖,微微伸出杖尖敲了敲锁孔,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念了一句“阿拉霍洞开”,只听“咔哒”一声,锁开了。

她悄悄收起了魔杖,同时听见了身后的一阵欢呼。

拉开柜门,她示意身后众人先别靠近,伸手进去探了一遍,连边边角角都试探过,确认里面没有机关或诅咒一类的威胁,这才取出夜明珠将柜子里照亮,抱出了里面沉睡的粉发少年。

刚一出来,她就看见怀里的小家伙伸伸懒腰,睁开了明亮的蓝紫色大眼睛。她急忙小心地将他放到地上。

双脚一落地,少年就急忙后退一步站直身子,深深鞠了一躬,“我是秋田藤四郎,终于出来了有点忐忑呢。啊不,我绝对不是……”

回应他的是眼前新主人温柔抚摸他头顶的手。

“一个人在里面很害怕吧?”他听见她这么说道。

“但是一闭上眼睛就梦见一个跟您好像的人安慰我说不要怕,会有人来救我出来的,”秋田看了她许久,表情越来越开心,“现在您来了。”

“你说你……梦见我了?”张玉惊讶了几秒钟,然而这很快就被一声“咕咕咕”给打断了,回头,五虎退又是泪汪汪的表情,笑得有点尴尬,“主公大人,我……我饿了……”

张玉想了想,问道:“厨房是谁负责打理的?”

“是烛台切先生,”前田回答道,“不过这两天本丸里已经没什么食材了。”

张玉跺跺脚,暗自埋怨一句自己找草药费了太久,摸摸藏在衣袖里的荷包,轻叹一声:“谁愿意陪我一起去万屋买点?”

“主人,让鸣狐陪您去吧,”一个尖尖的声音从不起眼的角落里传来。

“鸣狐殿?”众人一同看过去。

角落里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白发男子,金眸中神色平淡。他的肩头趴着一只耳尖和尾尖呈暗黄色的小狐狸。见她视线投来,声音再次传来:

“这位是镰仓时代的打刀——鸣狐,我是跟着他的狐狸。”

紧跟着一个低沉的嗓音从同一处传来:“请多指教。”

如果张玉只是个普通人,那她一定会被这会说话的狐狸吓一跳的,可她不是,所以她淡定地走了过去,鸣狐和小狐狸对她欠身行礼,她也还了礼。

“那就麻烦你了,”她点点头,“先跟其他人打声招呼吧。”

—————————————————————

感觉这是我写文以来最粗制滥造的一章了……同场人物多写起来就是累人啊……

不管怎样……小伙伴们我回来更新啦!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