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写日常写得卡住)

这里是刀剑乱舞,小马,狐妖粉,欢迎同好勾搭!扩列请私聊

【玉出昆冈】第三章 意外的重逢

狐之助被时之政府派出去为他们的本丸找一位新的审神者。

它不知道,为什么它一连七天一离开政府大楼就好像陷入了鬼打墙,怎么也走不出来。

直到第八天,它再次胆战心惊地出门,这次它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银发少女。

不知为何,它觉得少女身上的灵力跟时之政府在那座本丸发现的百合花中蕴含的灵力气息很相似。

“好强的灵力!这个女孩很适合当审神者啊。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比那个前任好一点……”狐之助嘀咕着,那个前任的残忍无情它也是亲眼见识到了的。那样的痛苦,他们还能承受吗?

想想时之政府压在头上的任务,它还是鼓起勇气向她搭讪:“您好。”

玉儿有意在这里等它,所以表现得毫不意外,闻声立刻蹲下来看着它:“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狐之助,我想邀请您成为审神者。”

“审神者?你说审神者?!”

“是的,”狐之助被她激动的样子吓了一跳,正欲解释,就被她抱了起来。它一抬头,就对上了少女晶亮的紫眸。

“你是时之政府的?!”

“是的,”狐之助急忙应答道:“您知道时之政府?”

“我知道,”少女激动地回,“审神者,就是从刀剑中召唤出付丧神并带领他们对抗时间溯行军的人吧!”

她看出狐之助想问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急忙抱着它就直奔时之政府大厅。

狐之助有些懵,然而它没时间懵了,被少女眼神催促它立刻对着前台的工作人员喊道:“我找到愿意接手k84f36s436本丸的审神者了!”

听了这串代码,少女愣了一秒,突然在潜意识里一拍脑门。

这可不就是她帮着举报了的那个恶毒女人的本丸的代码吗!

晨曦就是晨曦,给力!

“那个……小姐,请您先听我说,”工作人员急忙向她讲解道:“这是一座暗黑本丸,前任审神者因为虐待刀剑付丧神而遭到举报被离职了。您有把握应对那些已经被虐待得心理扭曲了的付丧神吗?”

只觉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少女捏紧了拳头。

其他付丧神她不知道,她起码有跟新选组那五位打过交道了,她觉得他们都挺好的。这人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们!但是她还不想暴露之前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直视那个工作人员的眼睛,声音坚定:

“我一定能和他们好好相处的!”

工作人员无奈:“那么,请您填写您的相关信息吧。”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填写好了各项资料(化名她果断用了玉儿(PS.相信看到这里,大家都猜到她是谁了吧);工作单位这一栏她稍微纠结了一下,最后填了自由职业),听完工作人员最后的讲解,她又抱起狐之助,由它指引着走向那座本丸。

站在只待过一晚上却已经离开了七天的本丸门前,玉儿还真有些感慨。

还真是物是人非了啊。

才过了七天,这里已经变得这么萧索了。

强忍住大喊一声“我回来啦”的冲动,她上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和她差不多高的少年,银发紫眸,一身藏蓝色军服,从领口处可以看到里面的深灰色衬衫和领带,右肩佩着臂铠,臂铠下悬挂着一簇紫色的流苏,左腕的护腕用紫色的带子扎了个蝴蝶结,黑色长裤黑色中筒靴,手上还戴着淡青色的手套,轻抚着腰左侧佩的一把刀。

在她意料之中,少年的衣衫也有数处破损。

那刀的长度让她想起了堀川国广。那么,这位也是胁差吗?

“骨喰藤四郎先生,”她听见狐之助开口了,应该是对眼前的少年说的:“这位是这里的新任审神者——”

话音未落,一道寒光突然袭来。

并非毫无防备,玉儿却只是抬臂护住了狐之助,“刺啦”一声,她的左臂连着袖子被豁开了一道口子,银色的血顿时溅出,洒落在地上。

那血一落在地上,门边已经濒临枯萎的花草突然重现了生机。

一缕银血也顺着砍伤她的刀刃流下,刀刃上的裂痕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玉儿慌乱地地重新抬起头,看到了少年略带惊讶表情的脸。

她看到少年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两人就这么无言地对峙着。

不知对峙了多久,少年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骨喰哥,怎么了?”

玉儿越过银发少年的肩膀向他身后看去,见到了比她那天变成小虫藏在安定袖子里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更多的刀剑男士。她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少年,那正是她那天救过的六位刀剑男士之一。

墨玉般的发有些凌乱,紫色的眼睛却透着沉稳,身材修长,与她面前这位被称为骨喰藤四郎的少年一样身着藏蓝色军服,里面配着白衬衫黑领带,左肩佩着红线拴着的臂铠。下身却是一条短裤,黑色的长丝袜包裹着纤细却明显并不瘦弱的小腿,足踏一双黑色皮鞋。手上戴着双黑色手套。腰带上左侧佩着把短刀,右侧挂着个腰包,里面露出一把手术剪。

少年显然也认出了她,惊喜溢于言表:“你?!”

被他称为骨喰哥的少年惊讶地回头看着他:“药研,你认识她?”

“认识啊,”被他称作药研的少年点点头,看着玉儿微笑道:“那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玉儿欣喜地看向他:“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你了,那天如果没有你,我们可能都回不来了。”听见这个声音,玉儿的心激动地急跳不停。她看到堀川国广搀扶着和泉守兼定缓步走了过来。

看到和泉守兼定的眼睛,玉儿的心又钝痛了一下。

“狐之助,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治好他们的伤!”她低头对狐之助喊道。

“审神者大人请不要着急,”狐之助从她的怀里跳下来,领着她向本丸里面走去,“将您的灵力注入本丸中那棵万叶樱树,您就算是正式接手这个本丸了。然后您就可以用灵力治愈这里的刀剑男士的伤。”

“那么,麻烦你带路了,狐之助。”玉儿点点头,努力忍住心里的焦急,她转头看向聚集在身边的刀剑男士们,“在这里等我一下哦。”

这时候,她看到一红一蓝两个身影飞奔了过来。

“安定和清光吗?”她收回迈出的脚步看向出现在眼前的两个少年,眼里满满的心疼。

两个少年直奔到她面前才停下,一脸惊喜地看着她:“你怎么会来这里?你是几百年前的人吧。”

“这个嘛……”玉儿一时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突然她低头看到了清光缠着纱布的手指,禁不住秀眉紧蹙。

心疼地伸手托住清光的手,她感觉得到少年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很痛吧……”低叹一声,玉儿只觉心头酸涩。她不敢再看清光的手,发狠地咬了下唇,刚要松手,却被少年牵住了手。

“呃……抱歉,”清光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缩回了手,低下头不敢看她。

看到他的一连串举动,玉儿已经猜到了大概。

这么狼狈,他不好意思见人。

垂垂眸,她再次牵起清光的手,小心地避开指尖,一抬眸就捕捉到了少年惊讶的目光。

“清光,陪我一起去好吗?”她柔声问道。

清光慌乱地避开她柔和的目光,求助似的看向一边的安定。

诚然,他自认不是珍惜的刀,所以一直努力把自己打扮得可爱一点好让主人更多地注意到他,更喜欢他。但是在那个虚荣又残忍的女人手里,他就像一枝被肆意摧残的蔷薇,绽放不出该有的美丽。在少女温柔的目光注视下他竟有些自卑,下意识地想逃开。

接收到他求助的目光,安定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奔回房间,片刻后回来,手里拿着一枝百合花。他将百合花双手捧着递向还没来得及诧异的少女。

“这百合花是您掉的吧?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玉儿注意到他的嗓音终于不再似初见时那般沙哑,看来那个女人的离去让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养一下了。

“谢谢你,”怎会猜不到他们的用意,玉儿从善如流,轻轻松开清光的手,双手接过安定递来的花,别在发间,又看看清光,微不可闻地叹口气。

“对了,那条小虫没有跟我们一起回来,她那天就离开了。”安定低下头。

玉儿不知怎么跟他解释,因为那条小虫就是她变的,只好说了句:“放心,她会回来的。”

这时,狐之助出声打破了尴尬。

“审神者大人,请您随我来吧。”

玉儿再次轻叹口气,转身跟上狐之助。听着身后少年低声嘀咕什么,眼里带上一丝失落。

—————————————————————
此处惯例的鸣谢 @Kaier
嘛,终于可以进正题了,大概😂(好没底气)

评论(12)

热度(22)